冬油菜北移的拓荒者——记我校油菜育种专家孙万仓教授

孙万仓,男,生于1957年,甘肃会宁人,甘肃农业大学





农学院
教授,

农学
博士,博士生导师,国家油菜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甘肃省领军人才第一层次人选主持完成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20余项,
主持培育出“陇油1号”等5个春油菜新品种和“陇油6号”等4个冬油菜新品种,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省农牧渔业丰收一等奖各1项,第一届甘肃省优秀科技工作者。










 

西北,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干旱、寒冷和春冬无休止的沙尘天气。这不仅阻碍着当地农业发展,影响着农民的增收致富,也严重影响生态环境。面对贫瘠的黄土地和严酷的自然条件,有些人可能会望而却步,而孙万仓却在这里辛勤耕耘三十载。通过选育推广超强抗寒冬油菜品种,推动了冬油菜北移工作,为改变国家油菜种植格局、保障食用油安全、促进农民增收致富、改善北方生态环境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持。



 

4个超强抗寒品种攻克北方寒区冬油菜越冬难题



 

2012年是孙万仓教授的丰收年。这一年,他连获三项大奖:2月,他主持完成的“超强抗寒冬油菜新品种陇油6号选育及推广应用”获得甘肃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6月,他获得第一届甘肃省优秀科技工作者奖;8月,他主持完成的“北方旱寒区超强抗寒冬油菜试验示范”获得甘肃省农牧渔业丰收一等奖。这一系列荣誉的获得,源自孙万仓教授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勤耕耘和执着坚守。

今年55岁的孙万仓出生在甘肃最贫瘠的会宁县,小时候的记忆深深地刺痛他的心。那时,每家每户年终分不到两斤清油,能吃上有油的饭菜成了一种奢望和最幸福的事。每逢过年过节,家里才能做一点有油的食物,平时只能拿油擦擦锅底,怕饭菜熟了后糊在锅底。

1977年考大学时,孙万仓选择了甘肃农业大学农学专业,开始了作物育种的学习、研究。能让更多的人过上有油水的日子。这是孙万仓最初的想法。

1982年孙万仓大学毕业时,正值甘肃大地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被憋屈了很久的科技工作者,突然间有了释放压抑很久的责任与使命的强烈愿望。孙万仓就是众多科技工作者中的一个。

憋着一股劲的孙万仓全身心投入到所从事的油菜育种工作中。寒来暑往,春种秋收,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成功问世。“陇油1号”、“陇油2号”、“陇油3号”、“陇油4号”、“陇油5号”等5个春油菜新品种相继选育出来,奠定了他在国内油菜育种行业的地位。

2002年,孙万仓出人意料地停止了已经积累丰富经验并取得巨大成功的春油菜育种工作,几乎从零开始,转向北方旱寒区冬油菜育种研究领域。众所周知,我国油菜生产分为冬油菜和北方春油菜两大产区。广大北方地区由于气候严寒、干旱,即使国内最为抗寒的陕西关中油菜、上党油菜也难以在兰州以北和河西走廊等北方寒区越冬。冬油菜的传统种植区域始终保持在北纬35°(甘肃天水)以南。

在一般人的思维中,不大可能有一种超强抗寒的品种来解决冬油菜在北方寒区的越冬问题。所以冬油菜北移看似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然而倔强的孙万仓没有迟疑,悄然投入到旷日持久的超强抗寒冬油菜品种选育工作中。作为育种专家,他非常清楚一个新品种选育的完整周期往往是10多年之久。为此,在科学的道路上,需要耐住寂寞、坚持不懈,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我是个肯坚持的人,认准的事情,就会去尝试,即使失败,也想弄清楚失败的原因”,他常告诫自己,“农业科学研究的目的就是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我们的职责和任务就是通过创新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为农民增收致富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

早在1995年,孙万仓就开始收集可以抗寒的油菜品种,并托人在会宁老家试种。正式开始育种以来,他以自己多年积累的丰富育种经验为基础,采用“杂交+轮回选择法”,把分散在不同群体中的优良抗寒、抗旱基因,在甘肃北部冬季寒、旱的自然逆境胁迫环境下,通过自然选择选择出来,中选基因型间通过相互传粉,实现优良基因聚集。一遍一遍筛选,沙里淘金,一代一代聚集、改进,使适应北方严酷寒旱生态环境的优良抗逆基因库得以丰富和拓展,聚合多个优良抗寒抗旱基因的基因型得以创建和形成。

很多人认为孙万仓的育种方法周期太长,可孙万仓却一直在坚持。他心无旁骛,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在他眼里,种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对生产各个环节的不放心便油然而生。播种要亲自操作,与同事、学生一起干;收获与脱粒也要从头看到尾,自己动手参与干。最忙的时候是入冬前,孙万仓忙着培育壮苗;最揪心是在开春后,他守在地头等待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油菜返青。有些珍贵材料他还搬回家中管理,阳台变成了他的试验田,冬季,阳台上摆满了各种育种的“小材料”。

随着研究的顺利推进,为了更好地了解品种抗寒性和适应性,筛选适宜我国北方旱寒区自然生态条件的强抗寒冬油菜品种,孙万仓将实验点布置到省内的武威、张掖、酒泉、金塔、民勤、景泰、临夏、永登、环县等地;省外布置到新疆的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拜城、和田、喀什,宁夏的平罗、银川、隆德,青海的西宁,西藏拉萨、陕北的靖边以及北京,河北、天津、辽宁大连等地。随之而来的便是四处奔波,长时间的工作,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为了了解掌握冬油菜的生长发育情况,有时在野外田间极端严寒的条件下连续工作大半天,手脚麻木。

“天上不会掉馅儿饼,对待科学只有认真才可能成事”,在他看来,科研上不存在幸运,“关键是要有心,功夫要到家”,他说。在多个育种实验地奔波12个寒暑后,终于在2008年,超强抗寒冬油菜新品种“陇油6号”培育成功,通过品种管理部门的审定。

“‘陇油6号’抗

-32
极端低温,抗寒性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是我国唯一能在甘肃河西走廊,西藏、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青海西宁,陕北,辽宁大连,北京等地越冬的冬油菜品种。”当孙万仓2009年在武汉“863”项目启动会上报告这一研究成果时,得到专家们的首肯并引起巨大关注。国内专家鉴定后认为,该项成果是我国油菜育种研究的重大突破,填补了油菜研究的空白。

在连续几年的多地试验中发现,“陇油6号”在

-32
的极端低温下越冬率高达8095%,其优异的抗寒性、突出的丰产性、广泛的适应性,赢得了各界的好评。特别是2008年初,在我国南方遭遇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北方也发生冰冻灾害的情况下,在张掖地区持续

-30
的气温条件下,“陇油6号”越冬率达到90%以上。200912月至20102月,我国华北遇到50年不遇的冻灾,20103月又遇到反复无常的倒春寒灾害天气,“陇油6号”仍然保持80%以上的越冬率,经受住了严寒的考验。“20103月底,看见各地的冬油菜示范田变绿了,我才放了心。”孙万仓自豪地说。

紧接着,“陇油7号”、“陇油8号”、 “陇油9号”也相继育成并通过品种审定。抗寒性、适应性和丰产性方面,一代更比一代强。这些品种的育成和应用于生产,有效地解决了我国北方旱寒区冬油菜越冬问题,为我国北方旱寒区发展冬油菜生产提供了品种保证,结束了北方旱寒区不能种植冬油菜的历史。

把优良品种给予农民的同时,把成熟配套的技术教给农民,是孙万仓强烈的责任感。为此,在育种基础上,他同团队从实验室到田间,在从田间到实验室,从河西走廊到新疆、西藏,宁夏、陕北、北京、天津等地,年复一年,反复研究试验,逐一破解冬油菜在北方寒区生产的各项技术问题,成功研制配套了北方旱寒区冬油菜秋壮春发栽培技术。通过这些集成技术的应用,冬油菜在新疆、甘肃、宁夏、陕北、山西、北京等地连续5年安全越冬,并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标志着我国冬油菜种植区域由北纬35°成功北移至北纬40°至48°,北移513个纬度,原来不能种植冬油菜的北方地区正在成为我国重要的冬油菜新产区。

 





 

冬油菜北移的战略性推进



 

2002年起,在甘肃中部的靖远、兰州、临夏、临洮、榆中、永登,景泰,河西走廊地区的民勤、武威、张掖、酒泉,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乌鲁木齐、拜城、和田、喀什,西藏拉萨、宁夏的平罗、银川、隆德,青海的西宁、陕北的靖边、以及山西、北京、河北、天津、辽宁大连等地,以孙万仓培育的冬油菜新品种为基础,进行了冬油菜种植的试验示范,获得了巨大成功。试验示范结果表明,在这些地区,冬油菜亩产达到

200公斤
以上,较胡麻增产30%以上,含油率高2-3个百分点
,大大提高了油料作物产量,种植户每亩收入一般在1000元以上。甘肃兰州秦王川镇一些种植冬油菜的农民告诉记者,他们的冬油菜亩产量达到250公斤,亩收入达到1300元左右。

而深受农民欢迎的一点是,由于冬油菜成熟收获早,收获后可复种马铃薯、玉米、大豆及其他秋粮和蔬菜作物,使北方寒区农业生产由传统的一年一熟制向一年两熟或两年三熟转变,每年新增亩纯收入500元以上,加上油菜收入,每亩年收入最高的2000元左右。预计近期内北方冬油菜发展到1000万亩以上,相当于在国家不投资1分钱的情况下,新增播种面积700-1000万亩,一定意义上缓解了我国耕地匮乏和粮油协同增产的问题。

20082012年,“陇油6号”、 “陇油7号”、 “陇油8号”、 “陇油9号”推广至新疆、陕西、山西、宁夏、北京等省市的广大地区,累计推广400多万亩,新增产值6.5亿元。在提高北方旱寒区农业经济效益、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新疆创造了单产

395.69kg
的冬油菜产量纪录。

当前,我国食用植物油短缺,油料作物生产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60-70%的食用植物油依赖进口。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增加,食用油缺口还将扩大。北方旱寒区有5.5亿亩左右的耕地,其中冬闲地达3.5亿亩,宜种冬油菜耕地占近9000万亩。利用冬闲地发展冬油菜生产,对落实国家食用油安全战略、保证食用油供给意义重大。

冬油菜秋季播种,次年5月下旬至6月上中旬收获,这样既可避免秋春季的土壤耕作,在土壤表面形成稳定的固定层,又可在土壤表现形成植被层,增加冬春季的植被覆盖度,减少沙尘源,对环境脆弱、沙尘暴常发的北方地区生态意义重大。

“我们做过测算,一亩裸露的土地每年会被风吹走

300公斤
土壤,而冬油菜对土壤的覆盖率达到95%,即使冬天刮大风也不会扬起很多沙尘。”孙万仓说。

冬油菜4月中旬开花,是北方春季开花最早的农作物,北京、新疆等地以超强抗寒冬油菜陇油7号等品种的示范推广为基础,举办油菜花节,既美化了环境,又促进了乡村旅游,增加了农民收入,是解决北方春季沙尘暴问题和保护生态环境的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

未来在北方旱寒区广大地区,冬油菜仍有巨大的推广应用潜力,新疆、沿长城一线的冬油菜生产带有望逐步形成,并对有效改变我国植物食用油大量依赖进口的局面产生重要影响,其重大的经济、生态、社会效益正在逐步显现。

冬油菜北移也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96月,根据时任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的批示精神,中国工程院傅廷栋院士、官春云院士和农业部油料专家组成员来甘肃河西走廊考察冬油菜的示范情况,给予了高度评价。两位院士在多个场合说:“冬油菜北移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不仅要踏踏实实做,也要多方呼吁和宣传”。

200910月,农业部将冬油菜北移列为行业专项予以资助,全国农技中心将冬油菜北移列为全国油料发展5大措施之一。近年来,孙万仓还得到了国家油菜产业技术体系、国家行业科技计划项目、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农业科技转化等重大项目的支持,冬油菜北移工作快速推进。

20123月,在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向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提出“关于扶持我国北方冬油菜生产的提案”,引起国家有关主管部门对北方冬油菜生产的重视。农业部在提案回复中提出,争取将北方冬油菜纳入良种补贴范畴,积极争取相关扶持政策,扩大冬油菜种植面积,以减轻北方春季沙尘暴危害等工作措施。新华社记者采访报道了北方旱寒区冬油菜北移进展情况,引起甘肃省政府领导重视,批示要求加强冬油菜北移的示范推广工作。在孙万仓及其团队有力的科技支撑下,在政府的大力推动和广大农民积极主动的参与下,冬油菜北移工作产生了巨大的效益和深远的影响。

 


 




        

恋农为农的大学教授



 

孙万仓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待在生产一线,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很多人说,他看起来不像大学教授,倒和农民没什么两样。他自己则说,搞农业科研,一定要多到一线去,到基层去,多和土地、庄稼、农民打交道。只有知农、恋农、为农,时时事事为农民着想,才有可能取得实实在在的科研成果。

前段时间,山东一家公司打电话向孙万仓买油菜种子,由于马上就要到油菜的播种期,孙万仓在对方款还没有付完的情况下就把种子全部发了出去,种子发出后,对方的余款却迟迟没了动静。

妻子说起这些就会开玩笑地对孙万仓说:“


老师,虽然咱们这是搞科研不是做生意,但也不能赔钱搞科研啊。”孙万仓说:“等那边的款全到了,播种期就耽误了。”

孙万仓家和农民家没啥两样,锄头、铲子、铁锨等农具一应俱全。别人家阳台种花,孙万仓家的阳台种的全是油菜,一到冬天,孙万仓会把一些珍贵的苗株带回家里养着,阳台就变成了他的试验田。

前些年,孙万仓要经常去各地的试验田,家里的油菜就交给了妻子和女儿。妻子性子急,有时候给幼苗浇水多了苗全都冲倒了,上高中的女儿喜欢这些油菜,不再让妈妈浇水,自己拿着滴管一滴一滴地给这些幼苗浇灌。从小看着爸爸育种,女儿也爱上了这个行当,如今读研究生的女儿在加拿大学习的是胡麻育种。

一系列研究成果为孙万仓赢得了赞誉,然而他对荣誉更多的是以平淡看待。“不羡慕荣誉,不嫉妒荣誉”,“我们进行科学研究不是为了荣誉,而是履行自己的责任,解决生产中遇到的问题”,他平静地说。

他的同事们认为,他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不爱玩,一心搞研究,每做一件事都非常投入。这印证了国内诸多同行对他的评价:他是一个实干的人,执着的人,一个有强烈责任感和事业心的人。

如今,孙万仓的油菜品种已推广到北方很多冬季气温比较低的地方种植。可他除了给学生上课,还一刻不停地往试验田跑。抗寒品种虽然已经育成,但是油菜籽的出油品质他不是很满意,“以前的目标是让油菜活下来,现在的目标是让收获的油菜品质高。”孙万仓说。

孙万仓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育成低芥酸、低硫苷的油菜品种,这种油菜榨出的油人吃了容易消化吸收,榨油产生的废渣也适合给动物作饲料。

为了让北方广袤无垠的旱寒大地上开满金色的油菜花,55岁的他仍在争分夺秒地努力着,也许将来退休后他都不能闲下来。